翻译:刘利军

责编:寇建超

本文要点:

1.亚洲机构投资者(主要为高净值客户和家族基金)对数字资产的兴趣越来越高,其中一些已将部分投资组合分配给了加密对冲基金;

2.市场参与者表示,悲观的宏观经济前景、Facebook 的 Libra 项目以及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消息,对这一兴趣增长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3.该地区的加密对冲基金在许可证、银行、托管和保险等方面面临诸多障碍。

正文:

亚洲机构投资者越来越有兴趣将其投资组合的一小部分分配给加密对冲基金。

业内专家表示,与过去不同的是,一些投资者实际上已经冒险进行了此类配置,更多的投资者可能会争相效仿。问题在于,与世界其它地区一样,亚洲地区的银行业和监管要求普遍对加密领域持排斥态度,这对推出此类基金,进而扩大机构采用构成了巨大障碍。

BBShares 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加密对冲基金,主要面向亚洲的机构投资者。对该公司来说,今年是它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其有望在年底前达成 1000 万美元的承诺资本,这些资本主要来自高净值个人和家族基金,而传统金融机构仍处于观望状态。在 Facebook 的 Libra 项目和比特币自今年年初以来的牛市将投资者兴趣引爆后,大部分资金在过去 4 个月内蜂拥而入。
“今年机构投资者配置加密货币的速度要快得多,”曾在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工作、目前担任 BBShares 首席投资官一职的李天(Jett Li)表示,“机构投资者对将资产安全高效地配置到加密货币的需求相当强劲。”亚洲加密交易公司 Amber Group 的联合创始人田田·奎兰德(Tiantian Kullander)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兴趣肯定上来了,”他说道,“最近几个月,机构投资者询问加密投资的频率明显增加。”


尽管如此,位于亚洲的加密对冲基金数量仍然很少。

今年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全球约 5 %的加密对冲基金位于新加坡,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 64%。这些基金的结构与传统对冲基金非常相似,它们利用量化交易、套购、单边做多和做多/空等策略,旨在为机构投资者创造阿尔法收益(alpha return)或高于市场的回报。

一、免费广告

在 Facebook 今年 6 月正式宣布计划推出 Libra 之后,许多市场参与者注意到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兴趣显著回升。

“对加密领域来说,这是你能指望的最好的广告,”去中心化加密资产交易所赛贝(CYBEX)首席投资官王坚波(Jianbo Wang)表示,“Libra 的消息发布后,人们觉得他们有必要考虑投资这个领域。”

如果说 Libra 是一个完美的广告,那中国人民银行(PBoC)计划推出的央行数字货币也是如此。仅在 8 月份,人民银行就对计划中的数字人民币(digital yuan)发表了几次公开评论,这在全球来说也是首创。

除了这两个直接的催化剂,还有几个宏观因素也可能提振了投资者的兴趣。2019年,比特币的价格在到目前为止上涨了 120%,这是 2019 年迄今为止表现最好的资产。从这个角度来看,根据 SeekingAlpha 的数据,2019年迄今表现最好的资产包括美国房地产指数(由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房地产投资信托指数 MSCI REIT Index 衡量)和美国股市(由罗素3000指数 Russell 3000 衡量),两者均上涨约20%。

比特币的超高回报让投资者产生 FOMO(害怕踏空)的情绪。欧洲的负利率以及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使得加密资产的配置更具吸引力,因为它被视为一种不相关的资产,不受传统市场波动的影响。“宏观环境的下行趋势促进了投资者的兴趣。人们将目光更多地投向了加密货币,” 来自香港数字资产经纪公司 OSL Brokerage 的交易主管瑞安·拉巴格利亚(Ryan Rabaglia)说道,“随着投资者受到全球各种 ‘战争’ 和问题的重创,人们对加密货币的认识肯定有所觉悟。”

二、道路,并不平坦

诚然,在亚洲,加密资产交易在更大范围内被机构采用的道路可能并不平坦。即使在投资者决定将资产分配给加密货币之后,资本的实际部署也面临着无数的挑战。投资者的选择是有限的,尤其是在亚洲。香港加密托管公司 InVault Trust 首席执行官许斌(Kenneth Xu)表示,投资者可以直接购买加密资产,也可以通过受托人购买。

但是,除了单向押注之外,还需要更复杂、更多功能的产品来提供阿尔法收益。要提供这种选择性,通过设立一个可以从合格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那里收取资金的加密交易基金,绝非易事。
在亚洲,加密基金经理很难获得或根本无法获得最基本的投资基金服务,如开立银行账户、基金管理、托管服务、保险和审计等。

鉴于监管和外汇方面的限制,在中国为一家加密投资管理公司开设银行账户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样地,香港和新加坡的银行普遍对这类账户不友好,因为它们认为加密投资存在风险。BBShares 表示,它花了一年多时间才把一切准备就绪。它转而与一家美国托管公司达成合作,为其资金提供托管和保险服务,并创建了一套内部资产管理系统,以满足香港和新加坡的合规要求。另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加密对冲基金 Point95 Global 也从 2018 年春季开始筹备,目前正在完善内部流程,计划在 2020 年筹集外部资本。“我们必须同时制造汽车并修好道路,” 曾在摩根大通工作的 Point95 Global 首席执行官张炼(Lin Cheung)表示,“每一步都充满挑战,需要很长时间。”

BBShares 和 Point95 Global 也转向美国开设银行账户,这通常要求管理团队中有美国公民或美国绿卡持有人以及具有足够投资管理工作经验的专业人士。对于一些团队来说,要满足这一要求并不容易。“亚洲的生态系统不想冒险,” 一位不愿公开发表评论的行业专家表示,“从监管者到金融机构,他们都习惯于做跟随者。他们只想等待,复制发达市场的成功经验。”

三、先发优势?

不过,有明显迹象表明,亚洲终于出现了实质性的进展。对于相信机构采用的人来说,在机构将资本大规模部署到加密领域之前做好准备是一个先发优势。“你不能等到机构都把钱投进来了再行动,那就太晚了,” 张炼表示。同样,李天表示,很难预测未来三年,甚至明年,受监管的加密基金将会发生什么。“ 这个市场变化太快了,但我们非常看好加密领域的长期潜力和我们基金的价值定位。”

另一些人则在考虑创建托管账户等中间产品,因为建立和运营一家获得许可的加密对冲基金的成本非常高。考虑到目前大多数正在配置资本的投资者都是高净值个人和家族基金,管理型账户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CYBEX 和 Point95 Global 都在考虑尽快推出此类服务。其他人则没有这么匆忙。奎兰德表示,他的公司看到的许多请求仍然停留在询问阶段。“如果他们现在才开始行动,进度很可能会非常缓慢。”

这种谨慎也会带来风险。“这里面肯定是说得多,行动少,” InVault 的徐斌表示,“加密基金可能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准备好所有相关文件,申请许可证,并满足合规要求。但在加密领域,市场很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发生反转。”这也许是真的。但对于先行者来说,能迅速发展起来,风险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