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钢是北京全息智信科技有限公司(PDX)创始人和CEO,有长达20多年在大型跨国公司负责技术架构和领导团队的经验。思科、雅虎、PayPal和AT&T这些耳熟能详的超大公司,都曾是张建钢就职的地方。

02/2015 – 02/2016 ,总监级架构师和部门主管,  Cisco Systems Inc.

张建钢在创业之前,曾经是美国CISCO思科SDN部门的一位总监级的架构师,对互联网非常熟悉。在区块链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P2P的网络优化,思科的丰富工作经验为PDX的创建奠定了基础。

09/2010 – 08/2014 ,首席安全架构师(Distinguished, 高级总监级), Yahoo! Inc.

在思科就职以前,张建钢还是雅虎全球的首席安全架构师。用他本人的话说,“我全面负责雅虎全球的信息安全、网络安全架构及其实施”。同时,作为雅虎技术理事会的高级专家成员,他还负责公司的技术战略方向。

区块链用于解决信任和安全问题,鉴于之前的工作经验,张建钢对于区块链安全的理解更为深刻。

08/2007 – 09/2010 ,Staff Technical Architect, PayPal Inc.  

转战雅虎前,张建钢在PAPAL工作了四年,一手创建了该公司的Java基础设施团队。在此工作期间,他对“支付”有大量涉猎,因此日后对于区块链里关于支付的内容更加擅长。

05/2004 – 09/2006 ,Senior Architect (M3), Cingular Wireless (now AT&T)

在2006年9月前,张建钢就职于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同时也是AT&T的最高级别的架构师,作为公司架构评审委员会的专家,全面负责该公司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

业务能力上,张建钢是雅虎的技术理事会成员,该理事会由7到8个精英级别的架构师构成,负责战略性的大项目和高级技术人员的评定和审核工作。张建钢的过往经历证明了自己的工作能力,正因为他高瞻远瞩,才在日后一手创造出了PDX区块链项目。

96年到98年底,张建钢在亚信科技工作。当时他作为亚信的两个资深大牛之一,也是中国运营商boss系统的鼻祖之一。田溯宁、丁健、杨元庆和李彦宏这几个大佬一起天使投资北京全息智信,正是看中了张建钢本人在这方面的丰富经验和杰出的业务能力。

深度区块链的技术积累,胜人一筹

用张建钢自己的话来说,区块链技术主要涉及到共识算法、分布式账本和P2P网络。

共识算法,涉及到大规模系统集群问题。张建钢做的大系统集群,能够支持5000台服务器节点。同时支持集群互联,当256个集群互联的时候,就是100万台机器,从规模和可用性上说,一般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张建钢在涉及大系统集群的共识算法和分布式账本技术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网络、安全、大规模系统集群、大数据等这些都与架构相关。举个简单的例子,这像盖房子,模型设计好才能着手动工。PDX的共识算法在安全、公平和多数共识的基础上做到了大规模、低延迟和高并发,也证明了张建钢和其技术团队的实力不容小觑。

为了解决数据共享和区块链现实问题,张建钢决定创业

从区块链行业崭露头角开始,张建钢就认识到这个新兴行业中存在不少问题,

1.不可用;就拿许多项目的性能来讲,目前基本很差。比如说区块链的延迟、吞吐量和规模都不够,可用性极低。用区块链是用它的自动可信和自动共识,我们对他要求并不仅限于此,相当于一台计算机不可能局限于只做加减法却做不了乘除法。

2.不好用;不好用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研发人才的技术不过关,无法达到深层的要求;另一方面,因为投入研发的东西本身的架构有问题,所以才导致可用性很差。

“在信息技术行业里,大部分情况下中国企业都是跟着国外企业走”张建钢提到,“实际上,因为区块链相对复杂,涉及到大规模系统集群、P2P网络、共识算法、分布式账本、安全和隐私等,所以很少有一个人会在这些方面都非常擅长。”目前很多项目团队面临的问题是经验不够丰富以及知识结构上不够合理,这样设计出的东西性能本身较差。张建钢和他的团队在此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创新,综合过往经验优势,齐头并进投身于区块链行业,这样的团队自然快人一步。

由此可见,区块链行业存在的问题确实不容小觑,而创建PDX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在PDX的底层架构设计中,张建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作为PDX公链的创始人,张建钢亲自创建了公链的整个架构,包括共识算法、P2P网络、分布式账本算法、支持私密应用的智能合约架构、新一代的区块链协议栈等。可以说是兼具创始人、首席架构师和代码贡献者的角色。

有些关键的模块,比如说共识实现、多链和跨链等,代码原型都出自张建钢之手。不过他也反复提及团队协作,“架构是纸面上的,而原型不一定能用,团队让架构和原型形成产品”,因此张建钢认为所有的成果还是要归功于整个团队的齐心协力。

PDX技术实力强大,专利申请从未停滞不前

PDX有百多项的区块链、数据共享、信息安全和P2P网络创新,目前已经申请了几个重要专利,包括2个共识算法、一个超大规模账本算法、一个智能合约架构。这两个共识算法在安全公平和多数共识基础之上实现了大规模低延迟和多并发;分布式账本专利,可以实现真正的超大规模账本;智能合约架构能够在公有链上实现真正安全和私密的智能合约应用。

PDX正在申请更多专利,比如新一代的区块链协议栈、新一代的P2P网络等。这会使得区块链的规模和性能再上一个数量级。

降低设立业务链和智能合约门槛后,张建钢和他的团队潜力还很大

在降低业务链门槛方面,PDX公有链的PDX Unity,相对于区块链云里的编排器(orchestrator),客户可以根据自身要求一键式建立自己的业务链。比如说,确定了需要的节点数量、协议栈和性能指标,PDX Unity就可以一键式完成建链。如此一来,设立业务链的难度大大降低。同时,APP Store里有很多智能合约和区块链工具,客户可以付费或者免费将其部署到自己的业务链上。从建立区块链和开发应用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工程师都能够做到,大大降低了设立业务链和智能合约的门槛。用一句话总结:PDX可以把区块链白菜化,让有需要的人搬走就用。

在改进PDX方面,张建钢和他的团队都有深厚的技术积累,完全能够胜任PDX区块链的持续改进和提升,改进的潜力非常大。张建钢本人的技术能力很强,而团队长又有熟悉Linux、系统安全、大数据、运行维护、云的各种顶尖人才。在新一代的区块链架构上、实现真正安全、公平、多数共识、大规模高性能的区块链平台。基于区块链可信的数据共享,做到“原始数据不离属地、AI模型用过即删,审核审批自动智能、整个流程安全可信”,把A、B、C、D串起来,A是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C是人、D是大数据。

有区块链以后,就能够可信的平等对接,这样才能收集到真正的大数据和杂数据,而数据杂才更有意义。有了数据以后,才能够用人工智能发现新的关联关系。这个关联关系就是模型,把这个模型反馈到智能合约里,就形成了自适应的闭环。这些东西都可以在云端(混合云或者私有云)。

张建钢带领团队勇于创新,终在PDX取得了瞩目成就

张建钢发明了自己的共识算法,即PDX共识算法,该算法在公平、安全、多数共识的基础上,做到大规模、低延迟高吞吐, 因为PDX共识算法把区块确认的复杂度从O(N2)降低到O(N)。这是非常大的创新。

PDX Utopia区块链协议栈、PDX的BaaP 跨链多链平台、PDX Unity区块云编排器,构成了PDX区块链超级云的平台架构。来自PDX和合作伙伴的平台应用和业务链, 如安全数据共享平台(PDX DataX)、多中心数据多活平台(PDX XDC)、电子存证平台(PDX Safe)和可信积分平台(PDX Coupon)、出行链等,构成PDX区块链超级云的业务生态。在此生态的基础上,PDX成功对接了以下业务,包括:北京全息智信与春光集团的可信积分项目、共享出行项目、与某执法机关的电子存证项目、与银行的数据多活项目、中非(菲律宾)链、一带一路的金桥链项目等。

公有链的竞争主要是生态和技术的竞争,PDX团队砥砺前行

如何在公链的角逐中脱颖而出呢?张建钢认为,首先技术上要做到领先世界。从共识算法、账本算法、合约架构和事实上无限的扩展性来看,PDX公链在技术上没有问题。平台支持合作伙伴一键式的创建自己的公有链或联盟链,这些链可以是B端或C端应用,并且不同的应用可以互联互通,交叉获客。比如做供应链的A公司有很多客户,而另外有B公司想要做物流,两个公司就可以交叉获客。在共享用户群和整个云服务的过程中,实现低成本和高性能。

PDX生态建立的过程,有PDX自己研发的B端和C端应用,也有合作公司和社区的B端、C端应用,以及各自的业务链。PDX坚持与合作公司以及社区共建生态。目前,PDX的合作伙伴已经有几十个,大部分为B端客户,少部分为C端客户,而PDX内部也正在孵化更多B端和C端的应用。

张建钢表示:项目成败,最重要的是人,也就是说PDX的团队。包括内部的研发到运营、后台的同事和合作伙伴。只有团队群策群力,才能把PDX公有链做好。

最后,张建钢还谈到PDX的短期目标和长期远景。PDX的短期目标就是让PDX公有链上线,同时把开发者社区、爱好者社区运营好。“PDX公有链正在压力测试阶段,通过了压力测试之后,就能够真正上线了。”长期来讲,他们作为引路人,要与社区和世界上所有的合作伙伴一块努力,形成可信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实现新一代的可信数字生态。

最后,创始人张建钢提到:“希望在不远的将来,PDX区块链超级云,能有百万级的日活应用、亿级的日活用户,而且这些应用是与大家生活分不开的应用,有粘性的应用。”我们也衷心祝愿PDX公有链能在创始人张建钢的带领下早日实现自己的宏伟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