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 50 万 UNI 通过场外销售获得 1020 万 USDC 后,DeFi Education Fund(DeFi 教育基金,以下简称 DEF)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5 月 28 日,名为 HarvardLawBFI 的用户在 Uniswap 治理论坛发布“Temperature Check”的民意调查提案。提案提出应该建立一个社区监督的组织,为从事加密通证政策游说的现有和新政治团体提供资金,组织的主要目标集中在推进去中心化金融和去中心化治理的法律研究,为 DeFi 活动应对监管、法律、税收提供理论及策略支持。 

如果 DeFi 协议的治理要长期存在,我们需要积极参与目前正在进行的政策制定讨论,以确保代表数百万用户的利益和立场。“6 月 1 日,HarvardLawBFI 在 Snapshot 正式发起提案投票进行“Consensus Check”,主题为“是否应该从社区金库分配 100 万个 UNI 来保护协议和 DeFi 免受法律和监管威胁并帮助确保 DeFi 的承诺?”。 

对于社区内 “为什么需要 100 万 UNI 这么大数额?”的疑问,HarvardLawBFI 也给出了解释:“顶级律师、说客和教育公关活动非常昂贵。去年 12 月美国财政部突然提出’午夜规则’时,许多区块链组织不得不在短短几个月内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于寻求机构评论支持和诉讼准备。鉴于这种不确定性,我们需要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而其中许多人的薪水比职业运动员还要高得多。" 

(午夜规则图,文字:FinCEN 希望银行、通证交易平台和其他服务企业(MSB)收集任何想要向“非托管”钱包转账 3000 美元或以上的人的身份信息) 

HarvardLawBFI 的回答有理有据。于是在 6 月 6 日,近 5000 万枚 UNI 参与投票,约 73% 的投票赞同,该提案正式通过“Consensus Check”。 

6 月 12 日,HarvardLawBFI 在治理论坛对提案进行了更新,将组织名确定为“DeFi Education Fund”,DEF。 

6 月末,Uniswap 官网治理页面对该提案进行最终投票,最终 DEF 以 7968 万票数支持、1504 万票数反对的结果获得正式通过,其中约 1045 万票数由 HarvardLawBFI 组织所投。7 月 4 日,Uniswap 向该组织公布的钱包地址转入 100 万枚 UNI。 

根据提案,DEF 需要在提案通过后的 90 天内发布详细预算。 

结果,社区还未获悉这 100 万 UNI 具体怎么花,DEF 先卖了一半,众人还是在 Twitter 得到的消息。 

(翻译:在 @GenesisTrading 的帮助下,为了资助 DeFi 教育基金的努力,我们以 1020 万美元的 USDC 出售了 50 万 UNI,在接下来的 24 小时内,我们将向 Genesis 发送 50 万 UNI 并收到1 020 万美元的回报。) 

质疑声很快来了。首先发声的人认为,DEF 的官方推特连个头像都没有(现在也有头像了),怀疑它不是个正经组织。 

而原本在 DEF 提案页面中就被高赞的一个反对理由也再次被翻了出来:Uniswap 的资金池根本不该为“DeFi 教育”这种宏大愿景拨款,因为这并不是它的职责,而且既然是自己的资金就应该留下为自身发展所用。 

还有人认为,DEF 的提案、投票再到出售,明显是一场经过导演的 “取之有 DAO”。 

Uniswap 的治理机制与大部分只支持通证持有者直接投票的 DeFi 项目不大相同,它允许 UNI 持有者将投票权力委托给代理,这意味着,投票权力是有可能集中在少数委托人或委托机构手中的。 

而数据佐证了人们的猜测。根据投票委托网站 sybil.org 显示,目前 Uniswap 投票权重最高的 10 个地址拥有的投票权重高达 50%,近 1.05 亿票。而根据 Uniswap 的治理机制,任何提案经过“Temperature Check”和“Consensus Check”阶段,进入到最终链上投票阶段时,只需要获得 4000 万票,即可视为通过投票。这么一来,大体量的持有者可以操纵治理结果,这样的结论其实不难得出。 

事实也并不争气。在支持 DEF 提案的地址中, 以 1046 万票排名第一的地址,不是别人,正是从今年 2 月才开始参与 Uniswap 项目治理的 HarvardLawBFI,它也是名副其实的”巨鲸”,目前持有 Uniswap 投票权重排行第五。 

在这次 DEF 投票中以 1025 万票排名第二地址所有者 Kenneth Ng正是 Uniswap 首个提案 “Uniswap赠款计划“的撰写人之一,而且是该计划负责人。 

好巧不巧,在 DEF 投票中以 800 万票排名第三的地址也跟 Uniswap 有点儿关系。地址所有者为 John Palmer,前 a16z 合伙人,目前也是 Uniswap 赠款计划审稿人之一。值得一提的是,DEF 初始委员会成员 Jake Chervinsky,同时也是这个第三大地址持有人创办的 Variant 基金会的法律顾问。 

于是有质疑者提出,DEF 的立项团队—— HarvardLawBFI 中有 Uniswap 资方 a16z 的身影,“自己提案自己投票”的行为有违公允。 

如果这些质疑者继续往下查一下,可能会悔恨自己的冲动,毕竟他们质疑的太早了。跟 Uniswap 的关联投票地址数到这里,接下来该属高校联盟的投票地址了。 

约 500 万票,投票排名第四的地址所有者为 Blockchain at 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律和商业专业的学生与教师组成的区块链团体。约 300 万票,投票权重排名第五的地址属于 Penn Blockchain,宾夕法尼亚大学区块链学生组织。250 万票,第六的地址是 Blockchain at Columbia,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发起的分布式账本技术组织。约250万票,投票圈中第七名的地址所有者,Blockchain Education Network,一个跨校园跨国的区块链学生组织。 

票数低于 250 万的地址,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们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他人。计算一下,与 DEF 提案方关联的地址们所投出的票数,刚好过了 4000 万票,拿到了”Pass 卡” 。 

但也有支持者猜测,若 DEF 是为了对抗资产贬值而将 UNI 兑换成稳定通证,这也并无不妥。 

实际上,尽管场外出售并不会直接对价格市场造成压力,但持通证用户的情绪无法控制,这个消息仍然带来了利空影响,UNI 从 19.5 美元跌至 18.6 美元,跌幅 4%。 

HarvardLawBFI 究竟何方神圣?一出手,就直接把 Uniswap 这个部署在以太坊上的头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拖下了水? 

HarvardLawBFI,本名“哈佛法学院区块链和金融科技计划”,为哈佛法学院的学生组织,主要团队成员均为哈佛大学的在读博士生。 

在美国,高校学生学习甚至参与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参加去中心化治理的情况屡见不鲜。 

DEF 中,除了哈佛大学的学生团体参与,还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密歇根州的区块链俱乐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区块链俱乐部、伯克利大学区块链俱乐部、斯坦福区块链俱乐部和麻省理工学院比特币俱乐部等知名学府的团体、机构或学生组织参与。 

大学正在成为加密治理中最活跃的参与者,” messari.io 研究员 Jack Purdyv说。“在 Uniswap 上提案的 15 个最大投票者中,有 6 个是大学(团体”,他补充道。 

高校学生群体是否真的可以在 DeFi 治理过程中作出正确的决策? 

没有生活阅历与管理经验的学生组织却持有极大的投票权重,恰如小儿持金过闹市,无怪会有导师、机构或资本企图分一杯羹。 

所以面对陌生的区块链技术和新鲜的去中心化治理理念,贸然给予青年们极大的资金体量和治理权限,很难不走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