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狗狗币?

图片

2013年,两个朋友一起创建了Dogecoin,当时的它是对比特币的一种讽刺致敬,其目的仅是开一个玩笑,博取一些笑声而已,没有任何实际目的。它以互联网模因(以因拼写习惯较差的柴犬狗的图像为中心)命名,因此用“ doge”代替“ dog”。现在到底怎么读doge这个词都众说纷纭。

但截至5月4日,狗狗币2021年的涨幅已超过100000%,是1988年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包括股息涨幅的两倍多。

根据CoinDesk的数据,这种加密货币在5月4日达到了61美分的历史最高水平,之后在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点结算至近57美分,我们知道今年年初狗狗币还不到1美分。在线经纪公司eToro 5月3日表示,已将狗狗币添加到其交易平台。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紧随其后,于5月4日宣布,狗狗币存款将开放,该加密货币的交易将很快开始。

截至5月4日,狗狗币成为市值排名前四位的加密货币之一,狗狗币的市值约为730亿美元,超过了第一资本金融公司(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和医疗保险公司Humana Inc.,后者在5月4日收盘时的市值分别为约694亿美元和597亿美元。

狗狗币能够引起这么大涨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观点一

FOMO与它有很多关系。

JonesTrading的首席市场策略师迈克尔·奥洛克(Michael O’rourke)说:“人们正试图重拾比特币为先行者创造的魔力,”。“这里的关键区别在于,比特币有封顶,比特币的数量将是有限的。”

自2009年开始发行以来,比特币的固定供应量为2100万枚。但狗狗币却不是这样:其可以创建的数量没有限制。

狂热的爱好者可能会利用这一事实来比较狗狗币和法定货币。当然,美国政府可以印多少美元,并没有一个类似于比特币的上限。然而,虽然狗狗币背后有很多表情包和笑话,但美元却代表着美国的经济和人口。

“除了作为一种投机工具,我仍然不知道狗狗币的目的是什么,”他说。“你只是在猜测一些存在的东西,因为人们在猜测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组合。”

观点二

1月28日,特斯拉公司(Tesla Inc.)的老板马斯克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假的《狗狗》(Dogue)杂志封面。

此后,他一直在推特上谈论这种加密货币。有一次,他分享了一个基于电影《狮子王》(the Lion King)的表情包,辛巴的脸上画着柴犬。还有一次,他写道:“谁把Doge放出来了?”“没有高峰,没有低谷,只有Doge。”也许是为了提供帮助,他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他称之为“D是狗狗币”的教学视频。

今年4月,马斯克再次对这种加密货币产生了兴趣,他在twitter上写道:“Doge朝着月亮吠叫。”马斯克最近也承认,有一条推文建议他在5月8日参加《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时,应该在《The DOGEFATHER》(The DOGEFATHER)上表演一出短剧。

他的神秘评论让这种加密货币的人气飙升,包括说唱歌手Snoop Dogg、Soulja Boy以及Kiss主唱吉恩·西蒙斯在内的音乐人都与粉丝分享了表情包和推特。

主流消费品牌康尼格拉(Conagra Brands Inc.)旗下的肉干零食Slim Jim也加入了狗狗币的行列,在4月13日号召它“登上月球”。其他品牌也开始关注狗狗币,火星公司(Mars Inc.)的士力架(Snickers)品牌在5月3日发推文称“也许我们应该直接#狗狗币到月球”。

观点三

Doge一开始只是个笑话,但现在却发展到了需要一定程度严肃对待的华尔街程度。虽然狗狗币的创始人将其设计成没有价值的,都省略了可以制造的新狗狗币的上限(比特币等受人尊敬的加密货币的供应限制特征)。加密货币都混淆了自己的蓝图,颠覆了其创建者的假设,即仅仅因为某些东西不值钱,它就不会成为有价值的东西。

狗狗币已经成为模因投资新流派的象征,这种趋势帮助推高了GameStop和AMC等其他怀旧品牌的股价。他们一起颠覆了传统的价值概念:忘掉任何关于什么才是可靠投资的推理;今天,只要有足够多的人说任何东西都有价值。这对GameStop有效,对Doge也有效。

观点四

“狗狗币的最新价格上涨并不意味着这种加密货币提供了任何有意义的价值,这只是希望快速致富的人们兴趣的激增。”这可能是一个有趣的赌注,但不是好的投资。如果你是那个在市场不景气时仍然持有币的人,你可能会后悔当初把赌注押在这里。——戴维·金伯利(David Kimberley),英国投资应用Freetrade的分析师

观点五

“这是受头条新闻、推文、名人或公司背书的影响,虽然‘传统’投资者可能会轻视它,但它将大众带到了加密货币。”大众理解标题、推文和背书,他们可能会成为加密技术爱好者,并开始欣赏加密技术的更多细微差别。——迈克尔·卡默曼(Michael Kamerman),斯堪的纳维亚经纪公司Skilling的首席执行官